1. <s id="7f8el"></s><span id="7f8el"><meter id="7f8el"><wbr id="7f8el"></wbr></meter></span>
        <s id="7f8el"></s>

      1. <s id="7f8el"></s>
      <span id="7f8el"><u id="7f8el"></u></span>

        1. <span id="7f8el"></span>
        2. 首页 > 话题 > 正文

          上海文峰公司被立案调查!记者揭秘层层“套路”

          近日,一篇名为《秘书眼中的上海文峰美发美容集团总裁陈浩》的文章,让上海文峰公司因“花式夸老板”而引发热议。但实际上,这却是一家多次因诱导大额消费且拒不退款、售后服务拖延推诿等问题而被投诉的美发美容机构。

          11月,上海市消保委发布消费警示,上海市普陀区市场监管局立即对辖区内文峰公司及门店开展检查,发现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存在涉及单用途预付消费卡、价格和广告宣传等违法行为,并对文峰公司立案调查,目前案件正在调查处理中。

          图片来源:极目新闻

          推销产品靠口头承诺,折扣说改就改

          消费者吃了“哑巴亏”

          在多个团购平台上,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旗下的美容美发门店,评分普遍在2分到3分(总分为5分)。用户“差评”中,主要涉及推销办卡、标注价格和实际收费不符、夸大服务效果、技术差等问题。

          有消费者爆料,在某门店办理6000元储值卡,承诺24次按摩服务且所有门店通用,后期使用时,却变成每按摩一个部位就要划一次卡,明显高于市场价,且在其他分店不能通用。

          有相似遭遇的消费者不在少数,开卡时店员承诺的折扣说改就改,让消费者着实吃了“哑巴亏”。媒体记者暗访文峰美容美发门店时发现,店员推销产品更多靠口头承诺。

          上海市消保委:

          今年以来已收到相关投诉476件

          据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统计,2021年以来,截至12月7日,共收到对文峰美发美容的投诉476件,同比增长45%。

          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副秘书长宁海介绍,消费者反映突出的问题主要在这些方面:企业以“养生套餐”“产品送服务”诱导消费者进行大额消费,销售过程中没有提供相应明细消费凭证和记录;消费者发现问题,依法维权、要求退款时,企业拒不退赔,以“下面的门店都是加盟企业”为由进行推诿。宁海表示,作为品牌企业,以文峰总店的名义对外销售,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今年6月,上海市消保委会同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和上海市美发美容行业协会,约谈了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

          约谈内容中明确要求,上海文峰公司应严格依照国家规定限额发卡,即单张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5000元,单张不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1000元,并依法依规落实发卡备案,与上海市单用途卡协同监管服务平台实现信息对接。

          7月,上海市普陀区市场监管局对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未履行单用途预付消费卡信息对接义务的违法行为,作出顶格5万元的罚款。

          今年的首次约谈后,上海文峰公司随即向上海市消保委递交整改书,并表示已成立专项客服小组。然而5个月后,上海市消保委第二次约谈上海文峰公司。

          11月17日,上海市消保委再次针对上海文峰公司发布“商业模式或暗藏重大风险”的提示。在相关提示中,上海文峰公司主要存在以“产品+服务”的套餐预售规避预付卡监管、以套路营销行为逃避政府部门相关监管、以类医疗养生伪闭环骗取消费者信任等问题。

          门店形成自产自销的“销售闭环”

          前店长:使用三无产品,存在非法行医

          公开资料显示,“文峰”最早是由创始人陈浩于1996年在上海创立的美发品牌,经过二十多年发展,已成为业务涵盖美容美发、化妆品制售、教育培训多个领域的集团公司,旗下拥有400余家美容美发连锁店。

          而另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上海文峰美容美发有限公司总裁陈浩,任职企业多达129家,除了美容美发领域外,还包括健康咨询、中医药开发、生物制药等多个领域。

          依托上述企业,上海文峰公司的门店也逐渐形成了自产自销的“销售闭环”。这些自产自销的产品究竟质量如何?一位曾在文峰美容美发连锁店工作的门店店长向媒体透露,“公司的脱敏霜是三无产品,我觉得这种产品不能给顾客使用。被举报的这家店一直都存在非法行医。”

          公开报道称,2017年12月,浙江嘉兴市上海文峰美容美发店,42岁男子吴某在接受“肩颈推拿按摩”和“微针针刺”项目后,陷入昏迷状态,被送入医院重症监护室后,诊断为脑干大出血。

          “微针针刺”属于诊疗行为,必须在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进行,操作人员也必须为取得《医师执业证书》的卫技人员,但这两名店员并不具备从医资格。

          近年来,因美容美发产品虚假宣传等行为,上海文峰公司已相继被执法部门行政处罚近90万元。2020年3月,上海文峰公司因在疫情期间以“抵御病毒”为卖点,对旗下的一款化妆品进行虚假宣传,被处罚50万元。

          上海市消保委提示,上海文峰公司从门店推销到售卖自述有养生功能的产品服务套餐,再到“文峰医院”(实为上海美妍康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形成了伪闭环,让众多消费者特别是老年消费者对其各种“调理方案”和“效果保证”深信不疑。

          12月9日,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的线上平台集体“消失”:公司官网的页面无法打开,官方微信公众号“今日文峰”也已查询不到。

          责任编辑:王逸群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又又酱自慰,生活丝袜视频,狂射极品护士在线播放,国产精品街头,pr社快车资源网,www.色色色视频麻豆 博客| 章丘市| 兴文县| 乾安县| 芜湖县| 台江县| 宁蒗| 星子县| 贡嘎县| 桓仁| 依兰县| 阿拉善左旗| 佛坪县| 五家渠市| 满洲里市| 濉溪县| 东乡| 宜都市| 仪陇县| 普宁市| 六枝特区| 金寨县| 高密市| 栾城县| 兰西县| 平度市| 隆德县| 新营市| 禹城市| 吉林省| 珠海市| 郁南县| 永济市| 翁牛特旗| 大宁县| 临邑县| 镇远县| 西藏| 肇州县| 获嘉县| 泰来县|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